猫小祐

(all叶)有什么事是换装不能解决的?

*一个魔性的小段子
*ooc到没眼看
*玩了把老梗
*all叶成分很少因为我写不出正文(x)

01
  世邀赛期间,叶修被迫接受了张新杰的生物钟,每天早上都准时地在闹钟响起之前醒来。

  但是某天,当叶修揉着眼睛打算去洗漱的时候,脑内传来一个欢快的声音:“美好的一天!快换上简约活泼的居家服吧!”

  ...??????
02
  叶修怀疑自己还没醒。

  于是他去厕所用冷水冲了把脸,随后准备穿衣服时,却惊恐地发现他的衣服上出现了五颜六色的标签。

  普通的白T恤上标着简约,活泼;队服上是优简约,优雅...诸如此类。

  这些我都懂,但是请告诉我,我内裤上的性感,清纯是怎么回事???
03
  叶修很快就接受了这些奇怪的设定。

  不过他还是对这个声音有些不适应。话说这玩意是怎么来的?

  “铛铛~吃早饭了!来换件不易弄脏的衣服吧!”

  “开始训练了,换一身显沉稳的衣服吧!”

  “队员起争执了!快换上女仆装啊不是,快换上有威严的打扮!”

  “啊不行这声音真的好烦好想抽烟哦,您现在是这样想的是吧?那就快换上不起眼的路人打扮躲去小角落吧!”

  叶修扶住了额头。

  头疼。
04
  “对了,文州,之后你来下我卧室,还有些事和你商量。”

  “好的。”喻文州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叶修莫名觉得他很开心。

  “喻文州要来拜访啦!记得换上可爱,清纯的装扮哦!”

  “...等会,为什么是可爱清纯?”叶修忍不住问道。

  “什么可爱?”

  “呃,没什么。”

  “前辈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呢?”

  “真没事。”

  叶修觉得就算他实话实说,估计也没几个人信...
05
  叶修当然没有换上可爱清纯的衣服。

  那个声音很不满地说:“算了,要不是叶神你本身的可爱值就很高,我就和你bb了!”

  叶修觉得这句话貌似有什么不对,但他决定无视。
06
  “要去见王杰希啦!快换上看上去像是有魔法的打扮吧!”

  “黄少天来了!快换上路人打扮快快溜走吧!...叶神我是认真的,如果你不想被他烦死的话。”

  “空调坏了!大危机!快换上清凉的衣服吧!”

  叶修觉得这个声音有毒。

  做什么都要换衣服。

  当他是人形自走四次元衣柜吗。
07
  当叶修被一帮人堵在房间的时候,他是懵逼的。

  而那个声音好像嫌不够乱似的,很愉悦地蹦了出来:“告白事变!贞操大危机!快换上容易逃跑的衣服...”

  “换你妹。”叶修微笑着回道。
-END?-

【黄叶】叶修被装进球里了

*一个瞎写的小段子
*ooc,勉强可以当黄叶看吧...
*梗来源于我家日常(。)虽然并没有买仓鼠球什么的

  “来来来,修修,这是我为你新买的仓鼠球!看看怎么样!”

  “喂喂修修别睡啊,起来玩两下!唉我真是没见过像你这么懒的仓鼠...”

  这是谁定的闹钟啊...吵死了...叶修捂住自己的耳朵,却摸到一片毛绒绒。

  叶修突然感觉有些不对,他刚刚发现,黄少天的声音未免也太真实了,就像真的黄少天在他面前念叨似的,于是叶修睁开一只眼睛,便看见了一只放大版的黄少天蹲在他面前。

  ...什么情况。

  “唉修修你醒了啊!来,试一下这个仓鼠球好不好用。”

  黄少天说着戳了一下那个球,球带着叶修朝后滚了几步,把叶修给吓醒了。

  我不会是在做梦吧?叶修看着黄少天一脸懵逼,自己活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碰见这种情况,饶是叶修也有些手足无措。

  “唔,果然是不太适应吗?”黄少天盘腿坐在地上,试着滚了几下球。

  跟着滚的叶修此刻也意识到,这可能不是梦,自己估计是穿到一个仓鼠身上了。他摸了摸自己毛绒绒的脸,无奈地叹气:当谁的仓鼠不好,非得当黄少天的仓鼠...这仓鼠也是可怜。

  不对,自己不就是这个“可怜”的仓鼠吗。

  话说自己到底是怎么穿到这个仓鼠身上的?我身体里现在不会就是这只仓鼠的魂吧?一想到“自己”现在可能缩成一团双手捏着瓜子“吧唧吧唧”地嚼,叶修就起了一身鼠皮疙瘩。

  算了,反正一时半会也想不到穿回去的办法,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昨晚熬了一夜抢boss的叶修顶着黄少天说相声般的声音,准备趴下在球里睡一会。

  “喵呜~”

  嗯?是猫啊。叶修抬头看了一眼,又趴下。

  嗯??是猫啊!叶修一抬头,对上一双猫儿眼,这只黄狸花猫看上去不过两个月大点,对于叶修来说也算是个庞然大物了,叶修看着猫,后知后觉地想:嗯,好像我现在是个老鼠来着...不过我现在在球里,应该没事...

  “啪”那猫伸出了爪子,放在球上。

  不好,这猫想强拆!叶修暗叫不妙,下意识地拔腿就跑,蓝色的小球就这样一轱辘滚远了,而小猫一见球滚了,便被吸引过去了。

  此时下线许久的黄少天看着猫追鼠跑的美好(?)画面,终于反应过来了。

  “等等!天天!那不是给你玩的!放开那个仓鼠让我来!!!”

  叶修从床上醒来了。

  他揉着酸疼的身体,看着床头上一堆的瓜子壳陷入了沉思。
—END—

【叹封】勇者与龙

*一个被用烂的梗
*ooc到没眼看
*与其说是短篇不如说只是把几个小段子合到一起...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注意
1.
  王叹之是被光线弄醒的。

  他睁开眼睛,看见洞口站着一个人影,他@警觉地坐了起来,那个人影因此更矮了一些。

  那个人影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丝毫没有这里是龙洞的危机感,王叹之就看着他走进来,然后停在自己面前,扬起了脸。

  那是一张面部线条颇为阴柔的脸,看上去很年轻,大概二十来岁,但他那乱糟糟的发型配上那双死鱼眼竟硬生生造成一种看破沧桑的感觉...

  王叹之好奇地打量着他,他还是头一次看见人类,以前就只在童话书上看见过(是的,龙也读童话书,就和你妈妈小时候给你讲龙的童话一样),人类在龙庞大的身躯前显得异常娇小,甚至还没有王叹之的小腿高,看上去是那样脆弱,却又那样强大。

  是的,强大,虽说那人是一副死鱼样走进来的,但王叹之却能感觉到...这人绝非等闲之辈。而且看打扮,这人应该还是个勇者,想到这,王叹之不由得紧张了起来,虽说自己从小便是个四好青年,没烧抢过村庄也没有强抢过公主,但说不定这勇者闲的蛋疼来屠个龙玩玩呢...

  王叹之正胡思乱想着,那边勇者有气无力的声音就响起来了:“爪子给我。”

  声音不高,但足以让王叹之听见,王叹之正出神呢,听见话下意识地就照做了,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勇者就已经在他的爪子上覆下一个魔法阵了。

  “好了,这下契约就完成了,”勇者抬眸,冲呆掉的龙友善地笑了笑,“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坐骑了!”

  王叹之傻了。

  等等...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2.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回去的路上,勇者问了一句。

  感情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就和我(强行)签契约了?王叹之蛋疼地想着,回道:“王叹之。”

  “哦,小叹。”说完便没了回音。

  王叹之等了个把分钟,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那你呢?”

  “嗯?”勇者闻言惊讶地回头,“你竟然不知道我?”

  “不知道。”老实龙王叹之说。

  “啧啧,没想到这大陆还有不知道我的人在,看来你是宅太久了。”

  事实上,我根本不是人...王叹之想道。

  “唉,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我就告诉你吧...”勇者转头,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

  接下来的一分半钟,王叹之感觉自己的大脑受到了强。暴...

  “...笑望沧冥千军破,策定乾坤算因果,无觉无惧轻生死,非鬼非神似疯魔。”勇者顿了一下,“...说的就是我封不觉了。”

  “哦,你叫封不觉啊。”王叹之暗想,终于讲完了么...

  “能做我的坐骑,也是一种荣誉,你就不用谢我啦!”

  “哦...那你为什么要找我当坐骑啊...”

  “这个...因为刘大妈...啊不是...因为我的粉丝们说,一个厉害的勇者应该有一个威猛的坐骑,所以我就到这来了,途中我扔了块石子,扔在了东面,然后我就朝东走,就碰见你了。”

  “这么随便啊!”王叹之忍不住吼了起来,“而且还是在我本人(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签了契约啊!”

  “你自己把爪子递过来的,怪我喽?”

  王叹之...王叹之没脾气了,只好乖乖跟着他回城(此刻小叹已经是人的样子)。

3.
  这一跟,就是三年,如今的封不觉已是二十四岁,名声也早已传遍整个大陆了,你要是随便在哪个犄角旮旯逮个人,提起封不觉的名字,保准前一秒还笑容满面的人下一秒就一副磨刀霍霍向觉哥的样子咬牙切齿地说:“哦...封不觉啊...”

  而王叹之,也渐渐从觉哥的坐骑,变成了觉哥的搭档。

  三年前的王叹之并不知道,自己会在三年里爱上那个封不觉,三年前的他,尚是对封不觉有一些不满的他。

  不过那到底是三年前了。

  现在的小叹很少使用龙的力量,他凭借实力,帮助封不觉完成了不少任务,在觉哥在boss前装逼...啊不是,是推理剧情的时候,他只需潜藏在黑暗里,将那些企图阻碍觉哥的东西清除掉就行了。

  完成任务领了赏金后,封不觉掂了掂钱袋,大手一挥:“小叹走着!我们去吃顿好的!”

  “好的觉哥!”

  与他们同行的同伴古小灵偷偷和自己的表姐咬耳朵:“他们真的不是一对么...不管从哪看都太可疑了啊!”

  黎若雨瞥了她一眼:“以后少看点奇奇怪怪的书。”

4.
  三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三年可以改变一条龙的心意。

  三年可以加强一个人的实力。

  三年...也可以使一个人看清虚伪的“真相”。

  “小叹,我们去把上面那些人推翻,你觉得怎样?”

  “觉哥想做什么,去做就是了。”

  王叹之从来不会怀疑封不觉的决定。

5.
  于是,封不觉真的带着他的龙和小伙伴们,去搞事情了。

  ...是去推翻国王了。

  “我早就看伍迪那家伙不爽很久了!”封不觉摩拳擦掌。

  ...所以说你这次的行动真的不是公报私仇?

  总而言之,一场浩浩荡荡的战争,展开了。

  但你们都知道,这就是个几篇小段子凑在一起的欢脱文,加上作者的脑容量...咳抱歉,是阅读量不大,对于战争她是写不出几个字的,所以过程还请各位自行脑补了。

  “封不觉,你可知这是重罪?”

  当封不觉听见这话时,他是嗤之以鼻的:“我当然知道,你以为我来这是来玩的吗?”

  明明当时他已身负重伤,却笑得和没事人一样。

  “既然如此...”

  “觉哥!”

  一抹银光闪过...

  鲜血喷洒而出,封不觉缓缓倒下,王叹之瞬间血液都凝固了。

  下一秒,鲜红占据了他原本温柔的眸,他怒吼一声,火焰从嘴里汹涌而出,席卷了封不觉前面不远处的大地和所有生物。

6.
  “哦哦哦!水水水!”

  再下一秒,王叹之就捂着嗓子叫起来了。

  靠,果然不能依靠这小子...觉哥躺在地上,眼神死。

  “小叹,你别忘了咱现在在山上,放火烧山牢底坐穿啊有木有。”

  妈的,重点在那吗?!因及时趴下而逃过一劫的骑士长心里吐槽着。

  “唉!觉哥你没事啊!”

  “废话,别忘了咱这是欢脱死蠢文,你能有个耍帅的机会就不错了,哪像我,作者完全忘了介绍我的强大,甚至连原因都不提一下就让我来干架...完了还躺在这...”

  “行了觉哥,再说下去我怕作者把你写死。”

  “呵,你觉得她会写BE吗?”

  “好像也是...”

  喂!怎么聊起来了啊!骑士长无语。而且还顺便吐槽了一下作者,这是闹哪样?

7.
  经过这样那样的事情后,觉哥成功了。

  ...什么?太草率了?可是过程根本不重要不是吗?反正你们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推翻国王,嘻嘻。

  ...好的好的请放下你们手上的板砖,谢谢,我会好好写的。

  推翻国王的理由很简单,你从那些历史传记里随便找一段,王君残暴不仁,草菅人命,胡作非为的一套就行了,正好封不觉也厌烦了这种封建统治,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国王处理了。

  当然封不觉也没有自立为王(虽然他开玩笑说要当,被雨姐一瞪后便不提了),他处理好后续后,随便找了个和国王有些关系,又不会胡作非为的人去维持秩序,毕竟千百年来保持的体制不是说推翻就推翻的。

  解决了这件事后,封不觉半开玩笑地说:“王叹之同志,你这次表现不错啊,作为奖励,我把古小灵公主许配给你,你觉得如何?”

  古小灵作势要把觉哥掐死。

  岂料王叹之没有像封不觉想的那样红着脸反驳,他看着封不觉,无比认真地说:

  “我不想要公主,我只想要勇者,一个只属于我的勇者。”

  封不觉眯起眼:“哦?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王叹之笑了:“再好不过。”

  “哦表姐,我的眼睛要瞎了...”古小灵夸张地倒在黎若雨的身上,却发现对方脸上有着浅浅的笑意。

  “...表姐,你笑了?”

  “没有。”

  “你就是笑了!”

  “并,没,有。”

  黎若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或许...是真心为那两个笨蛋感到高兴吧。
—END—
小花絮:
  “这里就是我住的地方。”

  “哦...”王叹之呆呆地点头,“那我要干什么啊?”

  “嗯...”封不觉想了想,“你就帮我打扫打扫卫生,煮饭还有洗衣服之类的吧...”

  “...喂!坐骑是这样用的吗!这是小x家的龙女仆吗!”

写手弃坑的原因

啊...中枪了(哭笑不得)

LR:

笑死了xDDDD
雖然不是寫手但有種感同身受的FU


一只兔子:



micaryn:

  



   


10,12,14

   

   

   

   

皮喵:

   

   

   



    

    

    


基本上,作者不更新甚至弃坑包括以下原因:

    

    

    

    

    

    

    


1、圈子太冷所以爬墙。

    

    

    

    

    

    

    


2、圈子不冷就是要爬墙。

    

    

    

    

    

    

    


3、没有爬墙但三次元太忙。

    

    

    

    

    

    

    


4、没有爬墙三次元也不忙但是渣游戏。

    

    

    

    

    

    

    


5、被官方喂屎感觉爱不下去。

    

    

    

    

    

    

    


6、被官方喂屎强行毁三观从此沉迷造雷喂毒奶(这种通常会伴随着画风突变)。

    

    

    

    

    

    

    


7、官方没有喂屎但吃到了自家太太的毒奶从此三观被毁怀疑人生。

    

    

    

    

    

    

    


8、官方没有喂屎三观良好但是因为完结圈子变冷想爱却没有能力爱下去。

    

    

    

    

    

    

    


9、官方偶尔发糖三观良好但是写手码文龟速常年码不完索性弃坑。

    

    

    

    

    

    

    


10、写手码文速度尚可但是因为夹杂了其他cp而写手本身不会写副cp严重卡文索性弃坑。

    

    

    

    

    

    

    


11、写手码文速度尚可但是因为常常脑洞大开主线剧情一天三变严重卡文索性弃坑。

    

    

    

    

    

    

    


12、写手码文速度尚可但热衷于开脑洞挖坑以致于旧坑被遗忘所以弃坑。

    

    

    

    

    

    

    


13、写手更新速度太慢偶尔一更发现没有人看从此怀疑人生愤世嫉俗觉得你们不哄本宝宝本宝宝就不更新。

    

    

    

    

    

    

    


14、写手三观正直乐观坚强偶尔一更发现没有人看觉得太好了反正没人看就算坑了也没关系。

    

    

    

    

    

    

    


15、写手记性太差没有人催更就把旧坑忘记的。

    

    

    

    

    

    

    


16、写手记性良好有人催更但是因为常年沉迷R18不可自拔不想写。

    

    

    

    

    

    

    


17、写手记性品行都良好对R18嗤之以鼻不更新是为了闭门造车搞事情。

    

    

    

    

    

    

    


18、写手记性良好但过于热衷py交易精力都用于交易无力再撒土填坑。

    

    

    

    

    

    

    


19、写手勤奋撒土但因为造雷或者文章有争议点被挂被吐槽而写手本人从此被开除粉籍无力再撒土。

    

    

    

    

    

    

    


20、写手是大神被其他写手排挤恶意刷差评。

    

    

    

    

    

    

    


21、写手是小透明被太太们喂得太饱懒得动笔。

    

    

    

    

    

    

    


22、写手是个太太常年被催更没有人投喂饿得慌无力再割大腿肉。

    

    

    

    

    

    

    


23、写手常年被催更就是不想写。

    

    

    

    

    

    

    



    

    

    

    

    

    

    


其实,综合起来就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不,想,写

    

    

    

    

    

    

    



    

    

    

    

    

    

    


#今天,你家太太更新了吗?

    

    

    

    

    

    

    


#所以,我可以弃坑了吗?

    

    

    

    

    

    

    


#骚年,你经历过绝望吗?

    

    

    

    

    

    

    



    

    

    

    

    

    

    



    

    

    

   
   

  
 

【all叶】都是神经病

*一名新人写手无聊时的产物
*头一次发现科普是可以凑字数的(bushi)
*ooc有,各种不科学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标题的神经病真的是字面意义上的神经病
*所有科普都是从度娘那问来的

1.
  叶修的第一个病人,是一个黄头发的男子,他一脑袋扎了进来坐在了叶修面前,叶修淡定地拿出耳塞戴上,喝了口刚泡好的咖啡。
 
“黄少天,是吧?”
 
像是开启了什么机关,原本奄奄的黄少天的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我说老叶我觉得最近有点怪怪的!先不提你最近怎么都不怎么理我了,之前我还遇见队长和张新杰那些心脏窃窃私语,虽然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我觉得肯定和我有关!要不然怎么在我问起的时候队长还神神秘秘地冲我笑了一下!还有昨天我在走廊上碰见王杰希的时候,他还斜了我一眼!明明我什么都没干!老叶你说怪不怪?怪不怪!”
 
  叶修的耳塞早在黄少天说出第一个字之前就被他摘下来了,他赶紧打断了黄少天接下来的长篇大论:“说不定他们根本就没有谈论你呢?”
 
“不可能!”黄少天一把否定,却在叶修反问“为什么”的时候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反正...就是有那种感觉!”
 
  叶修叹了口气:“好吧,那我们来说说王杰希,你看他眼睛一大一小,说不定是角度问题,才让你误解了他的眼神啊!”
 
  虽然听上去就是胡诌的样子,但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觉得很可信的样子。
 
“至于你的队长,说不定又是在想什么让我为难的主意了,为了防止你泄露才不告诉你。”
 
  黄少天一脸的恍然大悟。
 
  “所以,都是你想太多了,好了好了,走吧。”

  然后在黄少天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人赶了出去。
 
  回到座位上,叶修拿起了面前的报告。
 
“黄少天——关系妄想症患者。”

*关系妄想:患者把现实中与他无关的事认为与他有关。

2.
 
  第二个进来的,是一名扎着小辫的男子,叶修瞄了一眼:“哟,乐乐呀?”
 
  张佳乐白了他一眼,紧张兮兮地看了眼身后进了门,还不忘把门锁上。
   
  叶修也是见怪不怪了,继续看着手上的报告,直到张佳乐走到自己面前才终于抬起了脑袋:“今天又做什么噩梦了?”
 
“才不是噩梦好吗!”张佳乐走到叶修身后拉起窗帘,“老叶,我最近总觉得有人用狙击枪瞄准我。”
 
“你这个想法比上一个合理多了。”叶修想起了上一次张佳乐说自己被什么一身黑的组织给盯上了,然后柯南就被宣布禁播了。
 
  “我是认真的!”
 
  “所以为什么每次你都要来我这?”

  “因为...”张佳乐说,“我知道在你这,我是肯定不会受到伤害的。”
 
  叶修看向那份报告。
 
“张佳乐——被害妄想症患者。”
 
“行吧,”叶修指指不远处的小沙发,“那你先在那坐着吧,点心柜子里有。”

*被害妄想:患者坚信周围人的或某些团伙对他进行跟踪监视、打击、陷害,甚至在其食物和饮水中放毒等。受妄的支配可有拘食、控告、逃跑、伤人、自伤等行为。

3.

  张佳乐刚坐下,便响起一阵十分规律的敲门声。
 
  叶修努努嘴:“去开门。”

  张佳乐神情紧张:“万一是来暗杀我的怎么办?”
 
  成,还是自己开吧。叶修趿拉着拖鞋去开了门,门口一个穿戴整齐戴着眼镜的男子面色平静:“叶修。”
 
“张新杰,我说过很多次了,你没有病!”叶修感觉有些崩溃。
 
  张新杰皱了皱眉头:“不,事实上,我能感觉到我的内脏正逐步枯竭,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查不出来,但我一定是患了什么疾病。”
 
  对,你是患了,你患了疑病妄想。叶修呵呵,张新杰已经连续找他很多天了,都是准时的下午一点三十五分,叶修已经告诉他很多次他并没有患什么绝症,可他就是不信。
 
  好说歹说把人送走,叶修看向张佳乐:“要不我下次随便告诉他什么病然后塞给他药把他打发走好了。”
 
  张佳乐再次翻了个白眼:“你小心把人吃死。”

*疑病妄想:患者毫无根据地坚信自己患了某种严重躯体疾病或不治之症,因而到处求医,即使通过一系列详细检查而多次反复的医学检查验证都不能纠正其歪曲的信念,称疑病妄想。严重的疑病妄想,患者认为"内脏已经腐烂了""本人已经不存在,只剩下一个躯体空壳了",又称虚无幻想。

4.

  叶修正和张佳乐说着话呢,那边就有钻进来一个脑袋:“前辈...”
 
“啊,小周啊,”叶修连忙把人迎了进来,“怎么了,怎么最近都不怎么吃饭呢?”

  周泽楷低着头,帅气的脸庞上尽是委屈:“难受...”
 
  “难受?”
 
  “心里难受。”周泽楷像一只狗狗一样可怜巴巴地看着叶修,“我...犯了错,吃不下饭。”
 
  好嘛,这孩子又开始瞎想了,叶修叹了口气,周泽楷这小伙子要脸有脸,要才华有才华,虽然话少了点,但绝对是受大部分女性欢迎的人,可偏偏这孩子患上了自罪妄想,天天一副病殃殃的样子看得叶修心疼极了。
 
  于是叶修温柔地揉了揉他的头顶,轻声安抚道:“没关系,小周,不管你做了什么,我们都不会怪你的。”
 
  周泽楷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前辈...不怪我?”
 
  “嗯,”叶修笑了,“我一直都相信着小周啊。”
 
  于是周泽楷露出了一个帅到叶修都无法直视的笑容。
 
  “不被前辈讨厌,就够了。”

*自罪妄想:又称罪恶妄想。患者毫无根据地认为自己犯了严重错误和罪行,甚至自己是罪大恶极、死有余辜,应该受到惩罚,以至于拒食或者要求劳动改造以此赎罪。

5.
 
  周泽楷之后的下一个,是喻文州,他看着刚刚出去的笑容满面的周泽楷,又看了看吃着点心的张佳乐,叹了口气。
 
  “叶修,你又背着我找男人。”

   叶修一口饼干差点给噎死,喝了几口AD钙奶后一脸平静:“文州,我们是不可能的。”
 
“怎么会?”喻文州不动声色地坐在离叶修较近的地方,“我听王队说,双子座和水瓶座很配哦。”
 
“...先不说你这神棍一般的语气,王杰希他是不可能说这话的。”
 
“哦?你很了解王杰希吗?”喻文州眯起眼,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狐疑的女朋友怀疑的外出回来的男朋友。
 
“对,他只可能说双子座和巨蟹座配什么的。”叶修说的信誓旦旦,因为实际上王杰希还真这么和他说过。

  喻文州点点头:“看来我得和王队好好谈谈了。”

“行行行快去吧。”叶修赶紧把人送出去,喻文州也是一个聪明的主,再聊下去怕是会被他绕进去。
 
“乐乐,你也得离开了吧?”
 
  张佳乐咬着馋嘴猴豆干:“我去,你这就赶我走了?”
 
“都让你吃了这么多点心了还想干嘛?”

   还想干你。张佳乐看了眼门口喻文州愈发深沉的笑容,塞了一口袋点心默默走了。
 
“唉,”叶修关上门,“嫉妒妄想这玩意真害人。”

*嫉妒妄想:患者坚信配偶对其不忠,另有外遇。因此,患者跟踪监视配偶的日常活动,甚至检查配偶的内裤等,想方设法寻找所谓的证据。(当然文中喻总没那么夸张...我也是写完才发现有些不符喻总性子的x)

6.
 
“老叶,你这是怎么了?”
 
  方锐刚进来就看见叶修摊在沙发上一副咸鱼的样子,叶修懒懒地抬眸看了一眼:“哦,点心啊,进来吧,记得把门关上。”
 
“把门关上?老叶你终于想通了?”方锐笑得贼兮兮的。
 
“想什么呢,外面吵,赶紧关上。”
 
  方锐关了门一溜烟跑到叶修身边,叶修半眯着眼躺在沙发上,像是一只慵懒的大猫,略为宽松的衣服让他白皙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一览无余,方锐咽了口口水,假装无意地开口:“黄少天他们又来找你了?”
 
  “对啊,而且一个个台词基本都不变。”叶修心累地说道。
 
  “要不你干脆在门口挂个禁止打扰的牌子好了,只让我进来。”方锐得意地扬了扬手上带给叶修的午餐。
 
  叶修呵了一声:“你还说呢,买个午餐到现在才到,要你何用?”
 
  方锐故作委屈:“我也没办法啊!刚刚在餐厅碰见孙翔了,那小子非不让我给你买饭,好不容易才摆脱他。”
 
  叶修想了想,孙翔好像是得了...情爱妄想症来着?
 
“好了我知道了,谢了啊方锐大大。”叶修一个翻身起来接过方锐手上的午餐,方锐眨了眨他真诚的双眼:“老叶,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就好像处在热恋期的情侣一样?”
 
  叶修的手一抖,然后又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回答:“抱歉啊方锐,哥卖艺不卖身。对了,午餐多少钱?”
 
“嘿嘿,不要钱。”方锐说着快速在叶修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这个就够了。”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方锐快速离开的身影,想着这货的暗示妄想症是不是加重了。

*情爱妄想:情爱妄想症也叫钟情妄想症。这类患者大部分在18~25岁阶段,且在女性中较为常见,但也可在男性身上发生,钟情妄想症的前提是患者首先认定自己被钟情,一口咬定是对方先爱上自己。

暗示妄想:这种妄想比较特殊,患者会把其他人对于你的某些举动认为其中带着某些暗示。有好,有坏因人而异,因此经常会造成出很多误会,而导致其他等方面的精神疾病。

7.

  苏沐秋进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吃完了。
 
“哟,苏大大,下午好啊。”叶修悠闲地打了个招呼。
 
  苏沐秋看他这样也没啥脾气了:“叶修,你又偷穿我白大褂了?”
 
“这不天气冷嘛,穿件衣服盖盖呗。”叶修说的好像完全不知道外面天气好得能晒衣服似的。
 
  苏沐秋冷笑:“真当我不知道你的病还没治好?”
 
  叶修吐舌,快速脱下白大褂就准备往门外溜:“成,那我先走了啊!”
 
  苏沐秋眼疾手快地拉着他的手腕:“慢着,你先给我解释一下,门外那群人是怎么回事?”
 
  叶修看着门外一个个脑袋,扯出一个笑来:
 
“都是神经病。”

*一个老叶患上以为其他人有病的奇怪病症然后一群人陪他演戏的故事。

叶神生日快乐❤

有幸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 ̀ω•́ )✧
此生无悔入荣耀,但求一睡君莫笑(≧ω≦)/
叶神我永远爱你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