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小祐

主混全职/弹丸v3/黑塔/阿松/惊悚乐园的咸鱼写手一枚,全职吃all叶,弹丸吃最吉/百春/转梦,阿松吃速度/色/末,黑塔吃红色/极东/味音痴,惊悚吃叹封,时不时会写一些这几个cp的文。

【最吉】无题

·主最吉/阴凡,没玩过游戏所以ooc是肯定的...
·A面是小总统穿进阴凡世界,B面是凡吉穿进最吉世界
·设定最吉在结束了弹丸论破游戏后确认了关系住在了一起,阴凡从未经历过弹丸论破游戏是两个普通人。
·阴凡性格是私设
·希望我的文没有ooc到让人想打我...(顶锅盖)

A
  啊啊,这次的委托人真是麻烦啊,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最原终一现在的心情很烦躁,但一想到自己可爱的恋人正待在家里等着自己,又觉得愉快了不少。

  对了,顺便买点甜点回去吧。

  拎着一袋子甜甜圈的最原推开了门:“王马——”

  话还没说完就被扑了个满怀。

  哎呀,王马什么时候这么爱撒娇了。

  “最原酱真过分唉!竟然抛下我一个人就出去了什么的,难道你忍心看着我在家里无聊死吗?”

  最原终一的笑僵在了嘴角。

  “王马...?”身为侦探的本能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把黏在身上的人和自己分开,却看见一双盈满泪水的眼睛。

  哭了?!最原终一一慌,王马小吉虽然性格有点懦弱,但他一般不会轻易地掉眼泪,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他不在的这段时间,有人对王马做了什么?

  这么想着,最原眯起眼,用手帕把王马的眼泪擦干净,用温柔的语气和他说:“王马,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有啊有啊!就是最原酱嘛!”

  “呃...”得到这个答案的最原一时无言,真要说的话,自己也不是没有欺负过他,不过这是另一方面的事了...

  “话说,为什么王马突然改了对我的称呼呢?”明明直到约会还叫我最原君,在我的强烈请求下才改口叫我最原的。

  “哈?最原酱你是被春川酱砸坏脑子了吗?我不是一直这么称呼你的吗!”

  话一出,两人都觉得不对劲了。

  “...你是王马君没错吧?”

  “...你是最原酱没错吧?”

  两人相顾无言,但心里同时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个王马/最原酱不是我的王马/最原酱!
B
  “唔...”王马小吉伸了个懒腰,从沙发上慢慢坐了起来。糟糕,竟然等最原回来等着等着就不小心睡着了。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钟,发现已经快到了最原回来的时间了。

  “咔哒”玄关处传来用钥匙开门的声音,王马小吉穿上拖鞋“哒哒哒”地跑过去,必须要让累了一天的最原一回来就能看见我才行,王马小吉这么想到。

  “王马君,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最原。”

  轻轻柔柔的话语和脸上温柔的表情让最原楞在了原地,今天的王马怎么这么矜持?明明平时都直接扑过来了才对。

  “最原?”王马小吉疑惑地看着最原呆在原地,后者很快反应过来:“哦,没什么。”

  “那你一会先去洗澡吧,我煮了饭。”王马小吉笑了笑,不顾彻底石化的最原径直走进了厨房。

  等等...今天的王马很不对劲!这么想着最原开始在脑内疯狂飙车。

  “奇怪...我明明记得我是煮了饭的啊。”王马小吉对着空无一物的电饭煲发愁,难道自己是睡糊涂了?

  王马小吉正想告诉最原这件事,却见最原一脸凝重地走过来:“王马君,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又惹春川桑生气了?”

  “诶...?”春川桑?那个很温柔的姐姐?为什么最原会说这个?

  “我这次是不会帮你求情的哦。再说了你也得适可而止才行。”最原心想这时候王马应该立刻放弃表演扑到自己怀里喊着“最原酱好绝情啊”之类的才对,可他看见的却是一张茫然无措的脸。

  ...怎么回事?自己想错了?还是王马只是良心发现而已?

  “...最原是受了什么委屈吗?”王马小吉露出一个治愈的笑容,“没关系哦,冲我发火我也不会介意的,因为最原是真的很辛苦嘛。”

  他抬起手,在最原愈发惊愕的眼神中摸上他的脸:“因为我最喜欢最原了啊。”

  然而最原还没反应的时候他的脸已经迅速红了。

  如果是原本的最原终一估计就直接把人抱去卧室了,然而这里的最原终一只是傻愣着,简直是把一脸懵逼表现得淋漓尽致。

  “你...真的是王马君吗?”太奇怪了,完全找不到一处可以说是演出来的地方,也就是说对方完全没有伪装...那,他是谁?

  “唉?”王马小吉发出疑惑的一声,看着最原的神情心下一沉。

  “你...不是最原?”
A
  “诶~什么嘛,原来不是最原酱啊,亏本总统特地推掉了下午的活动来等他呢?”在搞清楚情况后,王马小吉摆出一副遗憾的神色,然后又好奇地凑到最原终一面前:“你就是另一个世界的最原酱啊?果然是一模一样呢。就是表情太吓人了哦。”

  “我的王马小吉在哪里?”最原终一抱着臂阴沉着脸,可毕竟对方是他在另一个世界的恋人,他也不好意思向他发火。

  “这我哪里知道啊,只是一不小心在沙发上睡着了而已,竟然穿越了,啊,难道说这是梦野酱的恶作剧吗?”

  “梦野桑只是会魔术而已,又不是魔法。”

  “嗯...还是说果然是我的哪个敌人为了报复我干了这种事吗?当个恶之总统果然不容易啊!”

  ...那边的王马小吉人设到底是怎样的啊。

  最原终一感觉有些头疼,身为侦探他一向是不相信穿越之类的小说里才会出现的东西,可现在的状况,除了自己的恋人王马小吉是双重人格,就只能用穿越来解释了。

  “先不管那些了,你要吃甜甜圈吗?”

  “哦,另一个最原酱也很懂吗!”

  “...叫我最原就好。”

  看来喜好什么的并没有变。希望王马在那边安然无恙吧。
B
  得知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的王马小吉有些难过地坐到沙发上,最原终一坐到了他的对面,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

  另一个世界的王马君感觉好乖啊...反而有些不适应了。最原终一想起自己恋人那两天搞小事三天搞大事的性格,无奈地叹气。

  可又忍不住担心他...

  看见叹气的最原终一,王马小吉忍不住想到:果然是给这里的最原君添麻烦了吗...可是明明自己只是睡了一觉而已,为什么会穿越啊?

  “那个...”

  “最原君...”

  两人都一愣,然后异口同声道:“你先说!”

  “......”

  “那个,王马君,既然你暂时无法回去的话,就先住在这里吧?”

  “可以吗?”

  “当然了,”最原终一微笑道,“因为你也是王马君嘛。”

  “嗯...那打扰了。”

  “呃,没那回事。”

  两人相顾无言。

  这种主人招待客人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
A
  “啊,话说回来,能不能拜托入间酱做个时空机器什么的?”

  “你是说入间美兔?她的确会做些有的没的。但时空机器什么的她应该做不到吧。”

  “诶?这里的入间酱这么没用的吗?”

  “你们那边的入间桑难道可以?”

  “也不行。所以我就认为这里的入间酱可以做到啊。”王马小吉说着喝了一口葡萄芬达,冰镇的,美滋滋。

  “那回头我去问问她。”

  “...最原酱你认真的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反正她这段时间也蛮闲的。在那之前,你先住在这里吧。”

  “当然了,毕竟这里也是本总统的基地啊!”

  “话说我从刚才就想问了,你真的是总统?”

  “当然了,我的组织DICE可是有一万人之多哦!”王马小吉扬起脸用得意的语调说道,但最原终一却怎么都觉得他在撒谎,“那这里的王马小吉呢?不要和我说是个家里蹲啊?”

  最原终一摇摇头:“我这里的王马君是个小说家。”

  “哦?他写了什么?”

  “他有个很著名的作品,叫《弹丸论破》。”

  王马小吉手上的芬达差点掉下来:“...骗人的吧。”

  “没有骗你,如果你想,我可以把他的小说内容给你复述一遍。”

  “...不用了,让我猜猜,它的主角是苗木诚还是日向创?”

  “都不是,《弹丸论破》的主角叫小高和刚。”最原终一觉得有些不对劲,“为什么这样问?”

  “没什么,只是我们那有个类似的罢了。”小高和刚?没听说过的名字,巧合吗?

  “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先吃晚餐吧。”最原终一走进厨房,自己的恋人果然已经把饭做好了,感觉到恋人的细腻,最原终一的神情温柔下来,可一想到他现在在另一个最原终一那里,又觉得有点不爽。

  遭了...最原终一扶住额头,我这是怎么了,竟然嫉妒自己吗...
B
  “时间不早了,差不多该吃晚餐了。”最原终一拿出一份传单,“王马君想吃什么呢?”

  “诶?”王马小吉一愣,“最原君你们平时都是叫外卖吗?”

  “有时是叫外卖,有时出去吃,两人都休息的时候偶尔也会在家吃。”最原终一熟练地翻开一份传单,下了单后才想起忘了问王马小吉的意见。

  “啊,没事,刚好这是我爱吃的。”王马小吉摆了摆手,乖乖的模样简直诠释了什么叫别人家的孩子。

  “啊,对了,说起来那边的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最原终一状似无意地问起,王马小吉似乎是在编织词藻,想了一下才回答:“最原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侦探,几乎没有他破不了的案子,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工作量很大,每天都很晚回来。”

  “虽然最原他看上去有点凶凶的,但接触他的人都知道他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

  说起自己的恋人,王马小吉的神情也柔软了下来,“那,这里的'王马小吉'是怎么样的呢?”

  最原终一一时间没能找到合适的形容词,最后他只是说:“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喜欢恶作剧的恶之总统吧。”
A
  王马小吉在原本的王马小吉房间里找到了那本小说,除去人物名字,内容和苗木诚那一代经历的几乎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小说的结局里主角并没有逃出去,而是作为幸存者进入下一轮游戏。

  “简直就是翻版的天海酱嘛。”王马小吉随手翻了几页又放了回去,这种可怕的游戏他这一生里也不想再遇见第二次了。

  “王马,时间不早了,快点睡吧。”

  “那我可以和最原酱一起睡吗?”

  大概是没有被问过这种问题,最原终一愣了一下,才回答道:“可以吧。”

  于是王马小吉欢快地抱着抱枕钻进了最原终一的被窝。

  “最原酱,我们这算不算出轨啊?”王马小吉问了一个让最原终一差点吐血的问题。

  “...只是一起睡而已。”

  “只是一起「睡」而已?”

  “...我怎么觉得你的'睡'和我说的不是一码事。”

  开玩笑归开玩笑,王马小吉提出和最原终一一起睡也只是因为习惯了而已,他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很快就睡去了。

  最原终一盯着王马小吉的睡颜,这种感觉实在奇妙,他是“自己”的恋人,但不是自己的恋人,好吧,这说起来有些拗口,但说真的——

  他有多久没有和王马一起睡过了?

  自从他的名字逐渐家喻户晓以来,每天都有一大堆事等着他处理,原本和恋人的相处时间就不多,如此一来更像是块干燥的海绵,再怎么样也挤不出水来。

  那么,每天王马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等待他的呢?

  最原终一突然想给自己一巴掌。

  他真是个不称职的恋人,为什么现在才注意到?明明是个侦探,却连恋人的心思都察觉不到?!

  “哎呀,最原酱一直看着我,我都有点害羞了呢。”

  “...原来你还醒着吗。”话说你可没有一点害羞的样子啊。

  “最原酱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嗯?难道很明显么...

  “实在太明显啦,简直和我家最原酱一样根本藏不住嘛!”

  “在想什么?”

  “想你。”

  “哦,是在想你家的王马小吉啊。”

  王马小吉翻了个身与最原终一面对面,房间里黑乎乎的,只有他们的眼睛里蕴藏着星光。

  “嗯,的确是该担心一下呢,万一你家的王马酱被我家的最原酱拐走了就糟糕了。”

  明显是在开玩笑,最原终一却摆出一副认真的样子说:“那我就把他的王马小吉抢走。”

  “呜哇,这么说最原酱果然还是有出轨的念头吗?被你家王马酱知道的话会很伤心的哦?”王马小吉一副震惊的样子抱紧了枕头,最原终一没有搭他的话,只是把被子蒙上他的头。

  “安静睡觉。”
B
  “那个...最原君,请问被子在...?”

  最原终一一拍脑门:“啊,对了,王马君他一直是和我睡来着。”

  “你等等,我帮你拿被子。”

  “啊,不用麻烦了。”王马小吉说,“既然如此,我和最原君一起睡好了。”

  指针指向10的时候,两人都已经上了床,自从那个孩子王总统提出要和他喜欢的最原酱一起睡之后,最原终一就把床换成了一张双人床。

  虽然空间足够,但王马小吉仍然是背对着最原终一蜷缩着,最原终一犹豫了一下说道:“王马君,你向我靠近一点也没关系的。”

  于是王马小吉默默翻身,往最原终一的方向挪了挪,牵住了他的手。

  “我有点怕黑。”他解释道。

  “那我把床头柜上的台灯打开好了。”

  暖色的灯光照亮了房间,最原终一回握住王马小吉的手:“晚安。”

  “晚安...”

  幸好最原君闭上眼睛了...只是牵个手就脸红什么的实在太丢人了。王马小吉借着灯光偷偷打量着最原终一的脸。

  虽然长相的确一模一样,但行为什么的完全不同。真是神奇,这世界上原来真的有平行世界的存在。

  嗯...要不《弹丸论破》下一本就用这个梗?

  王马小吉打了个哈欠,靠到最原终一怀里睡着了。

「后续」
A
  王马小吉醒来的时候,最原终一还在睡。

  王马小吉迷迷糊糊地想要起身,意外地发现自己被搂得紧紧的。

  身下的床不是双人床,床头柜上的灯也没有打开。

  自己这是回来了...?

  “最原,醒一醒。”王马小吉连忙推了推紧紧搂着他的人,那人悠悠转醒,在触及王马小吉的视线时猛地坐起来:“王马?”

  确定了,这是他的最原没错。

  最原终一第一反应是:“那边的最原终一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啊。”为什么第一反应是这个...

  “王马,从今天开始,我会早点回来。”

  绝对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家里等我。

  “嗯。对了,最原,我们去买张双人床吧?”

  想要在你的怀里入眠。
B
  “所以说最原酱果然是和另一个王马酱睡了吗?不行哦虽然说我们是一个人,但理论上你可以说是出轨了!”

  面对明显在无理取闹的恋人,最原终一也早就习惯了,一边收拾着被子一边问:“那我该怎么赔偿王马君呢?”

  “那就让最原酱买一卡车的葡萄味芬达给我好了!话说这样会不会太便宜最原酱了?”

  “不可以,这样芬达会坏掉的。”

  “那就再买个超大的冰箱好了。”

  “...好了,以后我回家会记得给你带芬达的。”

  “最原酱明白就好~”王马小吉坐在床边晃悠着双腿,在最原终一收拾完了坐到床上后顺势钻进那人怀里。

  虽然已经成了情侣,该做的也都做了,但每次王马小吉特意做出这种亲密动作时最原终一还是忍不住脸红。

  “诶,果然最原酱还是很纯情的啊,另一个最原酱就不同了,我抱住他的时候他都没什么反应...”

  腰上一紧。

  “抱住他的时候?”最原终一眯起眼,“像这样?”

  “呢嘻嘻,最原酱怎么了?这是在吃自己的醋吗?”

  最原终一脸一红,总攻气场只存在了一瞬就又消失了:“虽然我们都是'最原终一',但说到底还是不同的两个人吧...”

  “对啊,所以我喜欢的只有我现在抱着的这个最原酱一个嘛。”

“王马君...”

  王马小吉笑嘻嘻的,手顺势搂上最原终一的脖子,“最原酱...”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等等。”

  最原终一突然发话。

  “还是先去洗漱一下吧。”

  “...哦。”
—END—

评论(1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