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小祐

主混全职/弹丸v3/黑塔/阿松/惊悚乐园的咸鱼写手一枚,全职吃all叶,弹丸吃最吉/百春/转梦,阿松吃速度/色/末,黑塔吃红色/极东/味音痴,惊悚吃叹封,时不时会写一些这几个cp的文。

【最吉】达拉崩吧?

·看题目就知道这文什么梗了对吧...这歌有毒(。
·cp最吉,含微量百春注意!
·ooc是肯定的
·这已经连短篇都称不上了,已经只是小段子了...
·ABO设,虽然只是辅助设定(。

  “爸爸,我睡不着。”

  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抱着枕头,水汪汪的大眼睛写满了委屈,明知道她是在故意撒娇却让我狠不下心去拒绝。抱着小公主回到她的卧室,给她盖好被子,用温柔的语调问她:“那惠子想听什么故事呢?”

  “我要听勇者打恶龙的故事!”惠子边说边挥着双手,我不禁思考小女孩难道不是都喜欢听公主的故事吗?

  这么想着我还真想到了一段故事。

  我清了清嗓子:“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巨龙突然出现,给王国带来了灾难,并且把公主也一并抢走了。”

  “诶~听上去这个故事好老套啊?”惠子嘟着嘴有些不满,我带着笑意揉了揉她的脑袋:“这故事可不大一样。”

  “公主被抢走了,国王自然十分心急,他下令要找出最勇敢的人,前去把公主救回来。这时候,有一个人站出来了。

  “他高喊:'我要带上最好的剑,翻过最高的山,闯进最深的森林,把公主带回王国。'

  “国王十分高兴,忙问他的姓名,年轻人想了想,他说陛下我叫超高校级·日天日地·最原终一君。”

  惠子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像是在说“你怎么会想到这么个愚蠢的名字”,我不自在地咳了一声,继续说:

  “国王听了,疑惑地问:'是不是超高校级·日天日地·最原终一君?'

  “勇者回答...”

  “好了爸爸,不重要的地方就略过去吧。”

  “啊...好的。勇者最原终一骑上最快的马,带着大家的希望从城堡出发。路上难免会遇到阻碍,最原终一逐一击破,伴随着圣月光找到了巨龙的洞窟。

  “最原终一走进洞窟,公主和可怕的巨龙都在,最原拔出宝剑,巨龙开口了——

  “'我是超高校级·的宇航员·百田解斗君!诶话说为什么我们自我介绍都要凑足13个字啊?'百田解斗挠了挠头表示不解。

  “然而洞口的风声太大,最原并没有听清:'什么?你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最爱春卷君?'

  “'风要大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你听错到这种地步啊!龙卷风吗!'巨龙生气地说,'不对是超高校级·的宇航员·百田解斗君!'

  “噗,我猜公主这会已经快笑死了www”惠子捂着嘴,显然她已经知道了什么。

  “的确。”我也忍不住笑了,解释道,“当时风确实挺大的。”

  她摆摆手示意我接着说,我看她丝毫没有睡意,真不知道我给她讲这个故事是好是坏。

  “但是最原终一并不想以暴力的方式解决,至少他没有伤害公主。于是他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

  “他叫来了一个帮手——超高校级·爱掐脖子·春川魔姬桑。

  “然后超高校级·的宇航员·百田解斗君,就爱上了超高校级·爱掐脖子·春川魔姬桑。并放走了公主恶之总统·最爱芬达·王马小吉君。”

  惠子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爸爸,你讲的是你的故事吧?”惠子笑嘻嘻地说。

  我只是继续讲我的故事:“勇者和公主回到了弹丸论破·想不出来·瞎凑字数城。”

  “喂,爸爸,这名字认真的吗。”

  “国王听说超高校级·日天日地·最原终一君打败了超高校级·的宇航员·百田解斗君,于是便将公主恶之总统·最爱芬达·王马小吉君嫁给了超高校级·日天日地·最原终一君。

  “最原终一和王马小吉就像童话故事里形容的那样幸福地生活着,然后他们生下了一个孩子。”

  我望向那个笑着的小姑娘:“给她取名叫做最原惠子。”

  “爸爸妈妈的故事好浪漫啊!”最原惠子那双和我相似的金色眼睛写满了憧憬,“我也好想有个巨龙把我拐跑然后让勇者来救我。”

  我失笑:“放心,我不会让你被巨龙抓走的。”

  “爸爸你太过分了!”她嘟起嘴的样子和王马简直一模一样,“怎么可以破坏一个小女孩纯真的梦想呢!”

  “好啦好啦,是我不对,明天请你喝芬达。”

  人们都说女儿更像爸爸,不知为何最原惠子长得更像她“妈妈”,有一头柔软的紫色长发和难以捉摸的个性,也就她头顶那根呆毛和她的眼睛比较像他了。

  “对了爸爸,我有件事想问你!”惠子歪着头,一脸无辜,“我是怎么出生的啊?”

  “这个...”我一时语塞,“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爸爸真是的,又用这种借口糊弄我!”惠子上一秒还在生气,下一秒就很好地收住了情绪,“那么是不是只有男孩子才能生孩子啊?”

  “...啊?”

  “因为爸爸和妈妈都是男孩子啊!”惠子理直气壮。

  “不,虽然我们都是男孩子,但还是有点不同的...”

  “是味道吗?”惠子想了想,“每次妈妈抱我的时候我都能闻到一股很香的葡萄味。”

  “...你长大了就知道了。现在已经很晚了,好孩子该睡觉了。”

  “惠子才不要当好孩子,惠子长大了要当超高校级的怪盗!”

  “所以说不要听你妈妈乱说...”

  无奈地给她掖了掖被子,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晚安,我的小公主。”

  “晚安,爸爸。”她顿了一下,“不要欺负妈妈哦。”

  “嗯?”

  “上次我看见妈妈扶着腰从爸爸房间里出来,难道不是爸爸欺负妈妈吗?”

  “呃!”我的脸一热,向她保证绝对没有欺负王马,给她开了小夜灯后轻轻退了出去。

  “哦,终一酱终于把小公主哄好了吗?”王马小吉趴在床上,笑嘻嘻的样子让我想起刚才毫不留情吐槽我的惠子。

  “对,给她讲了讲我们以前的故事。”我钻进被窝,王马顺势往我怀里一滚:“然后呢?”

  “结果她就说她也想被巨龙拐走,虽然肯定是假的。”我抱紧了王马,嗅着他身上淡淡的葡萄味。

  “对了王马,你是不是又给惠子说了什么了,她和我说想当超高校级的怪盗。”

  “这不是很好吗?”

  “哪里好了...”

  说话间只觉得一阵困意袭来,我连王马的脸都要看不清了,于是迷迷糊糊地说了句:“晚安。”

  “晚安,终一酱。”

  伴随着葡萄香味,勇者抱着他的公主陷入了睡眠。
—END—

评论(1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