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小祐

主混全职/弹丸v3/黑塔/阿松/惊悚乐园的咸鱼写手一枚,全职吃all叶,弹丸吃最吉/百春/转梦,阿松吃速度/色/末,黑塔吃红色/极东/味音痴,惊悚吃叹封,时不时会写一些这几个cp的文。

【all叶】都是神经病

*一名新人写手无聊时的产物
*头一次发现科普是可以凑字数的(bushi)
*ooc有,各种不科学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标题的神经病真的是字面意义上的神经病
*所有科普都是从度娘那问来的

1.
  叶修的第一个病人,是一个黄头发的男子,他一脑袋扎了进来坐在了叶修面前,叶修淡定地拿出耳塞戴上,喝了口刚泡好的咖啡。
 
“黄少天,是吧?”
 
像是开启了什么机关,原本奄奄的黄少天的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我说老叶我觉得最近有点怪怪的!先不提你最近怎么都不怎么理我了,之前我还遇见队长和张新杰那些心脏窃窃私语,虽然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我觉得肯定和我有关!要不然怎么在我问起的时候队长还神神秘秘地冲我笑了一下!还有昨天我在走廊上碰见王杰希的时候,他还斜了我一眼!明明我什么都没干!老叶你说怪不怪?怪不怪!”
 
  叶修的耳塞早在黄少天说出第一个字之前就被他摘下来了,他赶紧打断了黄少天接下来的长篇大论:“说不定他们根本就没有谈论你呢?”
 
“不可能!”黄少天一把否定,却在叶修反问“为什么”的时候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反正...就是有那种感觉!”
 
  叶修叹了口气:“好吧,那我们来说说王杰希,你看他眼睛一大一小,说不定是角度问题,才让你误解了他的眼神啊!”
 
  虽然听上去就是胡诌的样子,但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觉得很可信的样子。
 
“至于你的队长,说不定又是在想什么让我为难的主意了,为了防止你泄露才不告诉你。”
 
  黄少天一脸的恍然大悟。
 
  “所以,都是你想太多了,好了好了,走吧。”

  然后在黄少天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人赶了出去。
 
  回到座位上,叶修拿起了面前的报告。
 
“黄少天——关系妄想症患者。”

*关系妄想:患者把现实中与他无关的事认为与他有关。

2.
 
  第二个进来的,是一名扎着小辫的男子,叶修瞄了一眼:“哟,乐乐呀?”
 
  张佳乐白了他一眼,紧张兮兮地看了眼身后进了门,还不忘把门锁上。
   
  叶修也是见怪不怪了,继续看着手上的报告,直到张佳乐走到自己面前才终于抬起了脑袋:“今天又做什么噩梦了?”
 
“才不是噩梦好吗!”张佳乐走到叶修身后拉起窗帘,“老叶,我最近总觉得有人用狙击枪瞄准我。”
 
“你这个想法比上一个合理多了。”叶修想起了上一次张佳乐说自己被什么一身黑的组织给盯上了,然后柯南就被宣布禁播了。
 
  “我是认真的!”
 
  “所以为什么每次你都要来我这?”

  “因为...”张佳乐说,“我知道在你这,我是肯定不会受到伤害的。”
 
  叶修看向那份报告。
 
“张佳乐——被害妄想症患者。”
 
“行吧,”叶修指指不远处的小沙发,“那你先在那坐着吧,点心柜子里有。”

*被害妄想:患者坚信周围人的或某些团伙对他进行跟踪监视、打击、陷害,甚至在其食物和饮水中放毒等。受妄的支配可有拘食、控告、逃跑、伤人、自伤等行为。

3.

  张佳乐刚坐下,便响起一阵十分规律的敲门声。
 
  叶修努努嘴:“去开门。”

  张佳乐神情紧张:“万一是来暗杀我的怎么办?”
 
  成,还是自己开吧。叶修趿拉着拖鞋去开了门,门口一个穿戴整齐戴着眼镜的男子面色平静:“叶修。”
 
“张新杰,我说过很多次了,你没有病!”叶修感觉有些崩溃。
 
  张新杰皱了皱眉头:“不,事实上,我能感觉到我的内脏正逐步枯竭,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查不出来,但我一定是患了什么疾病。”
 
  对,你是患了,你患了疑病妄想。叶修呵呵,张新杰已经连续找他很多天了,都是准时的下午一点三十五分,叶修已经告诉他很多次他并没有患什么绝症,可他就是不信。
 
  好说歹说把人送走,叶修看向张佳乐:“要不我下次随便告诉他什么病然后塞给他药把他打发走好了。”
 
  张佳乐再次翻了个白眼:“你小心把人吃死。”

*疑病妄想:患者毫无根据地坚信自己患了某种严重躯体疾病或不治之症,因而到处求医,即使通过一系列详细检查而多次反复的医学检查验证都不能纠正其歪曲的信念,称疑病妄想。严重的疑病妄想,患者认为"内脏已经腐烂了""本人已经不存在,只剩下一个躯体空壳了",又称虚无幻想。

4.

  叶修正和张佳乐说着话呢,那边就有钻进来一个脑袋:“前辈...”
 
“啊,小周啊,”叶修连忙把人迎了进来,“怎么了,怎么最近都不怎么吃饭呢?”

  周泽楷低着头,帅气的脸庞上尽是委屈:“难受...”
 
  “难受?”
 
  “心里难受。”周泽楷像一只狗狗一样可怜巴巴地看着叶修,“我...犯了错,吃不下饭。”
 
  好嘛,这孩子又开始瞎想了,叶修叹了口气,周泽楷这小伙子要脸有脸,要才华有才华,虽然话少了点,但绝对是受大部分女性欢迎的人,可偏偏这孩子患上了自罪妄想,天天一副病殃殃的样子看得叶修心疼极了。
 
  于是叶修温柔地揉了揉他的头顶,轻声安抚道:“没关系,小周,不管你做了什么,我们都不会怪你的。”
 
  周泽楷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前辈...不怪我?”
 
  “嗯,”叶修笑了,“我一直都相信着小周啊。”
 
  于是周泽楷露出了一个帅到叶修都无法直视的笑容。
 
  “不被前辈讨厌,就够了。”

*自罪妄想:又称罪恶妄想。患者毫无根据地认为自己犯了严重错误和罪行,甚至自己是罪大恶极、死有余辜,应该受到惩罚,以至于拒食或者要求劳动改造以此赎罪。

5.
 
  周泽楷之后的下一个,是喻文州,他看着刚刚出去的笑容满面的周泽楷,又看了看吃着点心的张佳乐,叹了口气。
 
  “叶修,你又背着我找男人。”

   叶修一口饼干差点给噎死,喝了几口AD钙奶后一脸平静:“文州,我们是不可能的。”
 
“怎么会?”喻文州不动声色地坐在离叶修较近的地方,“我听王队说,双子座和水瓶座很配哦。”
 
“...先不说你这神棍一般的语气,王杰希他是不可能说这话的。”
 
“哦?你很了解王杰希吗?”喻文州眯起眼,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狐疑的女朋友怀疑的外出回来的男朋友。
 
“对,他只可能说双子座和巨蟹座配什么的。”叶修说的信誓旦旦,因为实际上王杰希还真这么和他说过。

  喻文州点点头:“看来我得和王队好好谈谈了。”

“行行行快去吧。”叶修赶紧把人送出去,喻文州也是一个聪明的主,再聊下去怕是会被他绕进去。
 
“乐乐,你也得离开了吧?”
 
  张佳乐咬着馋嘴猴豆干:“我去,你这就赶我走了?”
 
“都让你吃了这么多点心了还想干嘛?”

   还想干你。张佳乐看了眼门口喻文州愈发深沉的笑容,塞了一口袋点心默默走了。
 
“唉,”叶修关上门,“嫉妒妄想这玩意真害人。”

*嫉妒妄想:患者坚信配偶对其不忠,另有外遇。因此,患者跟踪监视配偶的日常活动,甚至检查配偶的内裤等,想方设法寻找所谓的证据。(当然文中喻总没那么夸张...我也是写完才发现有些不符喻总性子的x)

6.
 
“老叶,你这是怎么了?”
 
  方锐刚进来就看见叶修摊在沙发上一副咸鱼的样子,叶修懒懒地抬眸看了一眼:“哦,点心啊,进来吧,记得把门关上。”
 
“把门关上?老叶你终于想通了?”方锐笑得贼兮兮的。
 
“想什么呢,外面吵,赶紧关上。”
 
  方锐关了门一溜烟跑到叶修身边,叶修半眯着眼躺在沙发上,像是一只慵懒的大猫,略为宽松的衣服让他白皙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一览无余,方锐咽了口口水,假装无意地开口:“黄少天他们又来找你了?”
 
  “对啊,而且一个个台词基本都不变。”叶修心累地说道。
 
  “要不你干脆在门口挂个禁止打扰的牌子好了,只让我进来。”方锐得意地扬了扬手上带给叶修的午餐。
 
  叶修呵了一声:“你还说呢,买个午餐到现在才到,要你何用?”
 
  方锐故作委屈:“我也没办法啊!刚刚在餐厅碰见孙翔了,那小子非不让我给你买饭,好不容易才摆脱他。”
 
  叶修想了想,孙翔好像是得了...情爱妄想症来着?
 
“好了我知道了,谢了啊方锐大大。”叶修一个翻身起来接过方锐手上的午餐,方锐眨了眨他真诚的双眼:“老叶,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就好像处在热恋期的情侣一样?”
 
  叶修的手一抖,然后又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回答:“抱歉啊方锐,哥卖艺不卖身。对了,午餐多少钱?”
 
“嘿嘿,不要钱。”方锐说着快速在叶修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这个就够了。”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方锐快速离开的身影,想着这货的暗示妄想症是不是加重了。

*情爱妄想:情爱妄想症也叫钟情妄想症。这类患者大部分在18~25岁阶段,且在女性中较为常见,但也可在男性身上发生,钟情妄想症的前提是患者首先认定自己被钟情,一口咬定是对方先爱上自己。

暗示妄想:这种妄想比较特殊,患者会把其他人对于你的某些举动认为其中带着某些暗示。有好,有坏因人而异,因此经常会造成出很多误会,而导致其他等方面的精神疾病。

7.

  苏沐秋进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吃完了。
 
“哟,苏大大,下午好啊。”叶修悠闲地打了个招呼。
 
  苏沐秋看他这样也没啥脾气了:“叶修,你又偷穿我白大褂了?”
 
“这不天气冷嘛,穿件衣服盖盖呗。”叶修说的好像完全不知道外面天气好得能晒衣服似的。
 
  苏沐秋冷笑:“真当我不知道你的病还没治好?”
 
  叶修吐舌,快速脱下白大褂就准备往门外溜:“成,那我先走了啊!”
 
  苏沐秋眼疾手快地拉着他的手腕:“慢着,你先给我解释一下,门外那群人是怎么回事?”
 
  叶修看着门外一个个脑袋,扯出一个笑来:
 
“都是神经病。”

*一个老叶患上以为其他人有病的奇怪病症然后一群人陪他演戏的故事。

评论(17)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