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小祐

主混全职/弹丸v3/黑塔/阿松/惊悚乐园的咸鱼写手一枚,全职吃all叶,弹丸吃最吉/百春/转梦,阿松吃速度/色/末,黑塔吃红色/极东/味音痴,惊悚吃叹封,时不时会写一些这几个cp的文。

【叹封】勇者与龙

*一个被用烂的梗
*ooc到没眼看
*与其说是短篇不如说只是把几个小段子合到一起...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注意
1.
  王叹之是被光线弄醒的。

  他睁开眼睛,看见洞口站着一个人影,他@警觉地坐了起来,那个人影因此更矮了一些。

  那个人影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丝毫没有这里是龙洞的危机感,王叹之就看着他走进来,然后停在自己面前,扬起了脸。

  那是一张面部线条颇为阴柔的脸,看上去很年轻,大概二十来岁,但他那乱糟糟的发型配上那双死鱼眼竟硬生生造成一种看破沧桑的感觉...

  王叹之好奇地打量着他,他还是头一次看见人类,以前就只在童话书上看见过(是的,龙也读童话书,就和你妈妈小时候给你讲龙的童话一样),人类在龙庞大的身躯前显得异常娇小,甚至还没有王叹之的小腿高,看上去是那样脆弱,却又那样强大。

  是的,强大,虽说那人是一副死鱼样走进来的,但王叹之却能感觉到...这人绝非等闲之辈。而且看打扮,这人应该还是个勇者,想到这,王叹之不由得紧张了起来,虽说自己从小便是个四好青年,没烧抢过村庄也没有强抢过公主,但说不定这勇者闲的蛋疼来屠个龙玩玩呢...

  王叹之正胡思乱想着,那边勇者有气无力的声音就响起来了:“爪子给我。”

  声音不高,但足以让王叹之听见,王叹之正出神呢,听见话下意识地就照做了,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勇者就已经在他的爪子上覆下一个魔法阵了。

  “好了,这下契约就完成了,”勇者抬眸,冲呆掉的龙友善地笑了笑,“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坐骑了!”

  王叹之傻了。

  等等...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2.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回去的路上,勇者问了一句。

  感情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就和我(强行)签契约了?王叹之蛋疼地想着,回道:“王叹之。”

  “哦,小叹。”说完便没了回音。

  王叹之等了个把分钟,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那你呢?”

  “嗯?”勇者闻言惊讶地回头,“你竟然不知道我?”

  “不知道。”老实龙王叹之说。

  “啧啧,没想到这大陆还有不知道我的人在,看来你是宅太久了。”

  事实上,我根本不是人...王叹之想道。

  “唉,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我就告诉你吧...”勇者转头,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

  接下来的一分半钟,王叹之感觉自己的大脑受到了强。暴...

  “...笑望沧冥千军破,策定乾坤算因果,无觉无惧轻生死,非鬼非神似疯魔。”勇者顿了一下,“...说的就是我封不觉了。”

  “哦,你叫封不觉啊。”王叹之暗想,终于讲完了么...

  “能做我的坐骑,也是一种荣誉,你就不用谢我啦!”

  “哦...那你为什么要找我当坐骑啊...”

  “这个...因为刘大妈...啊不是...因为我的粉丝们说,一个厉害的勇者应该有一个威猛的坐骑,所以我就到这来了,途中我扔了块石子,扔在了东面,然后我就朝东走,就碰见你了。”

  “这么随便啊!”王叹之忍不住吼了起来,“而且还是在我本人(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签了契约啊!”

  “你自己把爪子递过来的,怪我喽?”

  王叹之...王叹之没脾气了,只好乖乖跟着他回城(此刻小叹已经是人的样子)。

3.
  这一跟,就是三年,如今的封不觉已是二十四岁,名声也早已传遍整个大陆了,你要是随便在哪个犄角旮旯逮个人,提起封不觉的名字,保准前一秒还笑容满面的人下一秒就一副磨刀霍霍向觉哥的样子咬牙切齿地说:“哦...封不觉啊...”

  而王叹之,也渐渐从觉哥的坐骑,变成了觉哥的搭档。

  三年前的王叹之并不知道,自己会在三年里爱上那个封不觉,三年前的他,尚是对封不觉有一些不满的他。

  不过那到底是三年前了。

  现在的小叹很少使用龙的力量,他凭借实力,帮助封不觉完成了不少任务,在觉哥在boss前装逼...啊不是,是推理剧情的时候,他只需潜藏在黑暗里,将那些企图阻碍觉哥的东西清除掉就行了。

  完成任务领了赏金后,封不觉掂了掂钱袋,大手一挥:“小叹走着!我们去吃顿好的!”

  “好的觉哥!”

  与他们同行的同伴古小灵偷偷和自己的表姐咬耳朵:“他们真的不是一对么...不管从哪看都太可疑了啊!”

  黎若雨瞥了她一眼:“以后少看点奇奇怪怪的书。”

4.
  三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三年可以改变一条龙的心意。

  三年可以加强一个人的实力。

  三年...也可以使一个人看清虚伪的“真相”。

  “小叹,我们去把上面那些人推翻,你觉得怎样?”

  “觉哥想做什么,去做就是了。”

  王叹之从来不会怀疑封不觉的决定。

5.
  于是,封不觉真的带着他的龙和小伙伴们,去搞事情了。

  ...是去推翻国王了。

  “我早就看伍迪那家伙不爽很久了!”封不觉摩拳擦掌。

  ...所以说你这次的行动真的不是公报私仇?

  总而言之,一场浩浩荡荡的战争,展开了。

  但你们都知道,这就是个几篇小段子凑在一起的欢脱文,加上作者的脑容量...咳抱歉,是阅读量不大,对于战争她是写不出几个字的,所以过程还请各位自行脑补了。

  “封不觉,你可知这是重罪?”

  当封不觉听见这话时,他是嗤之以鼻的:“我当然知道,你以为我来这是来玩的吗?”

  明明当时他已身负重伤,却笑得和没事人一样。

  “既然如此...”

  “觉哥!”

  一抹银光闪过...

  鲜血喷洒而出,封不觉缓缓倒下,王叹之瞬间血液都凝固了。

  下一秒,鲜红占据了他原本温柔的眸,他怒吼一声,火焰从嘴里汹涌而出,席卷了封不觉前面不远处的大地和所有生物。

6.
  “哦哦哦!水水水!”

  再下一秒,王叹之就捂着嗓子叫起来了。

  靠,果然不能依靠这小子...觉哥躺在地上,眼神死。

  “小叹,你别忘了咱现在在山上,放火烧山牢底坐穿啊有木有。”

  妈的,重点在那吗?!因及时趴下而逃过一劫的骑士长心里吐槽着。

  “唉!觉哥你没事啊!”

  “废话,别忘了咱这是欢脱死蠢文,你能有个耍帅的机会就不错了,哪像我,作者完全忘了介绍我的强大,甚至连原因都不提一下就让我来干架...完了还躺在这...”

  “行了觉哥,再说下去我怕作者把你写死。”

  “呵,你觉得她会写BE吗?”

  “好像也是...”

  喂!怎么聊起来了啊!骑士长无语。而且还顺便吐槽了一下作者,这是闹哪样?

7.
  经过这样那样的事情后,觉哥成功了。

  ...什么?太草率了?可是过程根本不重要不是吗?反正你们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推翻国王,嘻嘻。

  ...好的好的请放下你们手上的板砖,谢谢,我会好好写的。

  推翻国王的理由很简单,你从那些历史传记里随便找一段,王君残暴不仁,草菅人命,胡作非为的一套就行了,正好封不觉也厌烦了这种封建统治,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国王处理了。

  当然封不觉也没有自立为王(虽然他开玩笑说要当,被雨姐一瞪后便不提了),他处理好后续后,随便找了个和国王有些关系,又不会胡作非为的人去维持秩序,毕竟千百年来保持的体制不是说推翻就推翻的。

  解决了这件事后,封不觉半开玩笑地说:“王叹之同志,你这次表现不错啊,作为奖励,我把古小灵公主许配给你,你觉得如何?”

  古小灵作势要把觉哥掐死。

  岂料王叹之没有像封不觉想的那样红着脸反驳,他看着封不觉,无比认真地说:

  “我不想要公主,我只想要勇者,一个只属于我的勇者。”

  封不觉眯起眼:“哦?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王叹之笑了:“再好不过。”

  “哦表姐,我的眼睛要瞎了...”古小灵夸张地倒在黎若雨的身上,却发现对方脸上有着浅浅的笑意。

  “...表姐,你笑了?”

  “没有。”

  “你就是笑了!”

  “并,没,有。”

  黎若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或许...是真心为那两个笨蛋感到高兴吧。
—END—
小花絮:
  “这里就是我住的地方。”

  “哦...”王叹之呆呆地点头,“那我要干什么啊?”

  “嗯...”封不觉想了想,“你就帮我打扫打扫卫生,煮饭还有洗衣服之类的吧...”

  “...喂!坐骑是这样用的吗!这是小x家的龙女仆吗!”

评论(1)

热度(36)